穿越万水千山听流水长流《山海情》用单纯感动人

《山海情》播出前,有很多人在这部剧上挥汗如雨。一是收到年度网络评分最高的《大江大河2》。第二,扶贫主题不好拍。事实上,当正午的太阳接到拍摄《山海情》的任务时,制片人侯鸿亮也犹豫了。与磨剑十年的《大江大河》不同,《山海情》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只是马立克德福在剧中说“真的太难了”。偏偏就是这样一群人,在山高路长的乡下玩地方口音,在斗争中落泪欢笑,取得了《山海情》 9.2的分数,成为2021年的开场剧之王。从看似“少用”到最后变得火热,这个主题依托一种简单的能量,带着观众穿越山海,聆听远处悠悠流水。

路遥的心很近

听说《山海情》要播了。我看了《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第二场秀——的介绍。《山海情》聚焦90年代以来宁夏西海固贫困山区。在国家扶贫政策的号召下,人们离乡背井来到银川附近的平原,在福建同行的帮助下,开垦荒地,扩大土地。

坦白说,这个介绍把观众推得比宁夏西海固还远。但有句话不是说“别看广告,看疗效!”一直被视为行业良心的制作人正午的阳光,以真实和共情拉近了观众的心。

贫穷是故事的开始。所以《山海情》的第一大冲击就是“土里土气”,而马德富这个主角黄轩,已经完全摆脱了之前屏幕上文艺战士的形象,彻底变成了背对着天空面对黄土的农民。不时出现的“高原红”让很多粉丝喊“真的太简单了”。除了演员形象,在剧中的一些细节上,《山海情》也确实让人觉得“可怜”。比如西海古大山涌泉村的一个“逃民”家里,三兄弟真的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都有穿的;没裤子穿,就呆在家里躺在炕上什么都不做。

还有就是缺水的问题。现在,住在城市里的人很少遇到停水的情况。通过《山海情》的观众,原来在30年前的远方,西海固缺水让庄稼旱死。没有水,就没有庄稼,人们就没有食物。贫穷,生活的改变,对生活的希望的丧失,似乎离我们很远,却又离我们那么近。

我们的心真的很难比较!剧中的贫穷与艰辛让观众有同感,观众的内心都在关注剧中的淳朴之人,希望他们早日摆脱贫穷,过上好日子。

乡音仁琴

困难正摆在我们面前。按照年轻人的说法,主角马德富将会开始一路“冲破藩篱”,这也是奋斗之路。遇山开路架桥自然精彩。

除了自然条件差,在致富的道路上还有很多“人为”的障碍。马德富想和村民们一起离开西海固,去建一个新家。然而,村里还有一个不愿离开的李(游永志饰)。他不仅和大家一起跑路,还在马德富面前“使诈”,大喊“别走,别走,别走”.李给马德富送去了不少苦衷,也给剧情增添了不少“笑料”。这个典型的西北农民的各种不配合,不,还有马德保,马德富的弟弟,带着几个朋友“出逃”。登上火车后,“逃离村队”的小女孩白麦苗(音译)期待着兰州拉面和Xi安羊肉包子。正如其演员黄尧所说,这些朋友敢于走出去,尝试新的生活方式,代表了现实生活中一大批有前途的年轻人敢于在家乡建设中冒险和做事。

对了,观众说一定要看“方言版”。比如第一集,几个不想搬家跑回家的村民带头用各种“逃避”的理由,甚至编了一个堪比当地方言说唱的顺口溜,和春晚小品一样搞笑。第四集还出现了笑声井喷的“方言混战”。郭京飞饰演的福建扶贫干部陈金山一上线,在派出所和西海固民警的对话中,他的实力就演绎出了“鸡鸭相谈”的意思,只有“治沙”和“自杀”长久断绝。最后只能请懂普通话的马德富当翻译。

对有地方口音的西北人的生动刻画,让很多观众喊出了他们的善良。孔胜导演表示,之所以坚持用方言来呈现故事,是希望《山海情》能更踏实,更贴近生活,让观众更坚定地相信,戏剧背后是真实发生的故事。

这出戏是真的

正如侯鸿亮所说,命题剧不容易拍。扶贫毕竟是一个大而宏观的命题,但是《山海情》很小,小到怎么种蘑菇卖蘑菇,小到怎么引水灌溉秧苗,小到工厂怎么拧螺丝.都很精致,很多中午的剧都离不开对家的描述。他们知道任何电视剧都还在人,写的是人的性格,人的素质,人在特殊环境下的生活。

运、人与人的情感。

  这里有马得福和李水花爱而不得的爱情,这对“苦命鸳鸯”的感情,纠结又动人;也有马得宝和白麦苗这一对“异地恋”,思君不见君,天涯若比邻……也有亲情,马喊水和尕娃妈的兄妹情、马得福和马德宝的兄弟情、白麦苗和白校长的父女情……

  有观众说:“它没有一味地歌颂伟大成就,而是把所有问题、艰苦、贫穷、愚昧、荒凉都明明白白地展现出来,没有金手指,没有天降福星,而是大家一步一个脚印把事情做成。”如大众所见,这部剧打破“人物脸谱化”“剧情空洞”的刻板印象,突破同类型题材创作窠臼,充分展现了扶贫干部“艰难而不悲观,困难而不退却”的品质。

  《山海情》的成功,在于一个真字。质朴的形象、质朴的乡音、质朴的人物构成了一部质朴的剧,真真切切打动人心。